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主页 > 查房价 > 《亲爱的》原型:符建涛、孙卓与程竹的不同选择暴露了人性的恶

《亲爱的》原型:符建涛、孙卓与程竹的不同选择暴露了人性的恶

时间:2022-01-05 19:59 来源:未知   点击:

  2014年,陈可辛拍摄的电影《亲爱的》上映,电影讲述的是儿童被拐卖的故事。

  演员张译饰演的人物的原型孙海洋,他的儿子在2007年被拐卖。 “14年又57天”,这是孙海洋儿子孙卓离开的日子,为了父子团聚,孙海洋等了太太久太久

  2021年12月6日,在深圳的认亲现场,孙海洋抱着儿子失声痛哭,父子终于团聚了。

  为了寻找儿子,孙海洋在大街小巷贴满寻人启事,变卖家产悬赏二十万寻子。 这一找,就是十四年。 如今,他们终于团聚了。

  但令人遗憾的是,孙海洋的儿子孙卓表示不会和亲生父母一起生活,还是回到养父母身边去。因为养父母养了他十几年,这十几年就是他一生的全部。 这个结局,似乎让人觉得怪怪的,孙海洋又一次“失去”自己的孩子。

  孙卓表示现在自己多了一个家,让他在两者中做选择,非常艰难,“这边是我的父母,那边也是!” 孙卓的养父、养母目前正在被采取强制措施取保候审,对此,孙卓对记者表示,“如果养父母真的被判刑了,那我会生气的”。这是要求生父出具谅解书?孙卓选择的是原谅,我们不能责怪孙卓,和养父母生活了14年,一直视养父母为亲生父母,这这种间积累起来的感情难以割舍。

  但他忽略了亲生父母14年寻子的艰辛。对此,孙海洋表示:儿子对我没有记忆,尊重他的选择,至于如何处理是养父母是法律的事情。

  孙卓能够与孙海洋团聚,源于当年人贩子拐走的另一个孩子符建涛。 被拐的时候,符建涛5岁,孙卓4岁,符建涛的记忆就会清晰很多。

  吴某龙带着微笑,讨好地对他说:“我带你出去玩啊,小黄狗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当符建涛跟着吴某龙走到了小区里没有监控的栅栏边时,吴某龙把符建涛扛在了肩头,从小区的栅栏处翻出去了。符建涛虽然只有5岁,但他也没有哭闹,而是任由吴某龙把自己带到了山东聊城的养父母家里。 符建涛在养父母家也没有哭闹。

  他深知自己只有5岁,而人贩子、养父母都是成年人,他不敢哭闹反抗,害怕被打,也害怕养父母又把自己卖掉了。

  就这样和养父母生活着14年,但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亲生父母的念头。上初中后,符建涛根据掌握的生物知识,根据自己和养父母的血型不同,再次确认自己并不是他们亲生的。

  但他伪装得很好,他一如既往地叫着养父母“爸爸,妈妈”,这一切都是为了能快快长大,早点独立自主。

  这样,有了独立的经济能力后再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2021年,警方意外发现了符建涛的线索,并很快地联系到了符建涛。

  比如认出了拐卖他的人,同时他还说自己之前在网上看到的孙海洋寻亲视频中拐走孙海洋儿子的人和拐走自己的是同一人。于是警方在符建涛的帮助下,帮助孙海洋,找回了失散14年的儿子孙卓。与孙卓不同的是,符建涛选择和亲生父母生活。

  对于自己的养父母,符建涛则不希望他们坐牢,希望亲生母亲能够出具谅解书,但这个请求并没有得到生母的答应。因为寻子14年的痛,让人无法原谅。她也想用这个行动告诉那些买卖孩子的养家,买卖孩子的后果有多么的严重。

  相同的是他们都和养父母生活了十几年,内心对养父母都产生了很深的感情,都不希望养父母受到坐牢的惩罚。还有一个拐卖的孩子,是个女孩,叫程竹。

  在程竹案中,小姑娘被拐卖时年仅6岁。 三年后,这个家庭离了婚,男人不想抚养拐来的小姑娘,于是把她卖给了第二家。九年来,小姑娘一边接受新家庭的“洗脑”,一边不断的的忆原生家庭的信息。 在养父母家没有受到虐待,没有受到折磨,也接受了应有的教育。

  其实拐子夫妻对自己也不错,但是我一直记得自己有疼爱自己的生父母,而且没有他们参与就不会跟生父母分离,虽然痛苦还是把他俩送进局子了。

  今年的7月,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孩子,然而结局也让人唏嘘:郭新振还是选择回到养父母身边。

  此前,据央视新闻报道,“梅姨案”被拐儿童杨家鑫和妈妈夏先菊在警方的安排下见了一面后,杨家鑫不仅选择了和养父母生活,还将她的联系方式给拉黑了,彻底不认生母。父母对孩子的感情是天生的,而孩子对父母的感情是后天的。所以,被人贩子拐走孩子的家庭,都会失去两次孩子:

  人贩子拐卖孩子很可恶,可买家更可恶的地方在于,他们深信孩子养大了,就是自己的了,就会护着自己了,买孩子也不会有事,所以才会如此的猖狂。

  为什么我们说要支持买卖同罪?因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养父母也许因为重男轻女的思维,或者为了自己的面子想要个孩子。 他们可能觉得买一个孩子没什么,大家都拐卖孩子,不差自己这一个。 如果买家都这么想,有需求就是市场,那这个黑色的产业,就会越来越普遍,那更多的亲生父母就会被剥夺养育孩子的权利。被拐卖的孩子可以同情和谅解,但是绝不能同情和谅解他们的养父母。如果同情,就是一种更大的恶。 1997年10月1日,修订的《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规定: “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

  而这一条,也造成很多买方家庭认为是无风险的,也助长了收买孩子的行为。2015年之后,《刑法》修正后从“不追究”改成了“从轻”。显然,这个力度还是不够,拐卖儿童还是时有发生。

  为了解救被拐卖儿童,相关部门做了大量的努力。 2016年,公安部发布“团圆系统”,同时采用建立失踪人员DNA数据库和人脸识别技术来寻找被拐卖的孩子。 同时,民间志愿者也成立“宝贝回家”和参与微博打拐。在法律层面,加强对拐卖儿童的惩治力度。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4年,全国各级法院审结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案件7,719宗,对12,963名犯罪分子判处刑罚,其中判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的7,336人,重刑率达56.59%。单从重刑率来看,判得比涉黑、涉毒、强奸案更重。所以,我们支持对人贩子重判,也支持对买方重判,要让他们知道买卖孩子的后果。法律讲不通的,应该加强立法,不能全部交给道德。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愿天下无拐,支持买卖同罪。

图文阅读